要努力更文 爱凯源一万年 嘤嘤嘤

+

哥哥弟弟真的很绝色是仙子没错了 六周年再见 宝宝

+

本仙今天收了两个礼物,颜色优秀至极,特来分享下鸭。🏝🏝

+

心之所见25

心25

平京属中原以西,三面环山,草木常年青绿。入了乐活城后是一派繁华景象,冬日没有给它带来冷清,鳞次栉比的房屋升起炊烟,市集除了多了些挡风用的亚麻布,与平日并无二致。路上有薄薄地铺了层雪,温如先的马车在闹市中不敢行驶过快,车身一转,入了关花巷。
 
关花巷近南市,市中的闲客关于陈府的事热议不断,说修葺过后的陈府住进了两位从外地来的公子,深居简出,鲜少与周边交往,只是偶尔有人窥见,都会赞叹其容貌昳丽。
 
温如先下马车后,抬头看了眼写有“黄府”二字的牌匾,舒了一口气后往里面走。府内亭台楼阁错落得当,居于闹市中犹显岑寂,他入了耳房后,仆人接过他捎了雪的披风拿去熨,屋内的年轻男子上前来和...

+

心之所见24

心24.
 
战争仍未结束,疯王的部下蛮横难缠,虽然战术拙劣但是胜在数量多,人如潮水涌上来,寡不敌众的蒙家而体力很快透支,节节败退。染血的冰面湿滑,他被包围着脱不开身,身下是堆积如山尸体,殿下真的给他出了个要命的难题啊, 他咬紧牙关,拿剑的手瑟瑟颤抖,胡乱地砍杀来之不尽的敌人。
 
疯王不耐烦地举刀行近时,一只银箭嗖地一声穿过了蒙家而的胸膛,武器碰撞的声有一瞬间停住,他眼前一黑,血从胸口从口鼻喷出。
 
他倒入血泊中,疼痛让他来不及惶恐,昨夜的那番对话不停在脑海中回荡。
 
-易建会想让庶出子嗣接掌整个茶行?茶行客源是达官显贵,却亏损大于盈余,其中背着陛下干了多少见不得...

+

心之所见23

心23


没了身旁的热源,王源蜷着身子还是睡不暖,恍惚间听见外边吵闹,想起身喝水,但眼皮似有千斤重,睁也睁不开。


马公公立于台阶之上,鞠了鞠身子,低着头并未正视来人,毕恭毕敬道,公子就寝,实有不便。


室内温暖如春,熏得小强昏昏欲睡,脚下有些飘地险些撞在柱子上,他心虚地望向榻上的小人,见他还在睡才松了口气,轻声地去耙炉中的香灰,这熏香本该昨夜就换的,他又偷偷瞥了眼床上的虚弱不已的人,内心复杂。


小婢女与马公公周旋了半日,人照样是气定神闲,不卑不亢,大有论你是主是仆这关都过不得的架势,可苦了这位无法交差而急红眼的小婢女。...


+

终于get了儿子的同款,非常不容易啊。

+

弟弟发烧烧到神智不清,睡了一整天,哥哥就在旁边陪了他一整天,到了晚上吃药时间,弟弟听到了想醒但是醒不过来,哥哥就亲了一下他的嘴巴,弟弟迷迷糊糊睁开眼找哥哥,哥哥凑上来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说你是睡美人吗亲一下就醒了。

+

心之所见 · 卷一 · 平地起风波

【凯源同人,古代,狗血,HE】

『非喜勿看』『阅后即焚』

简介:

       岐州一役,燮国太子失守失踪,渊国女帝粉墨登场,一时数不尽风光。东辑事院履兴大狱,西辑事府先斩后奏,有物则斋深不可测,才子归属迷离,江湖势头一时林立。

       狼烟起,九州风雷动,帝国多变数,谁主浮沉。过尽红尘,别来春半,拂了色身还满,惨叫良人不再,赤诚不复。


1—23章(密码:jhe7)

番外一  恃美扬威(密码:nfnu)...

+

不可思议

总裁&小温柔

王俊凯名声在外,出了名的花,友人曾经开过玩笑,说你身边的秘书看着就很出色,怎么老这么费劲,不识货不识货。原本王俊凯和这位友人很熟实,听了这些话就色变,最后闹了不愉快,友人讪讪地陪不是,周遭的人原先有这个心的,都很识相地不再开小秘书的玩笑。

小秘书和总裁一个姓,名只有一个源字,有人说他和王总有亲戚关系,他总会礼貌地解释只是巧合。他一笑就是一幅顶好看的画面,气质温润像古时候的公子,如果有阳光洒在他脸上又像刚刚上大学的邻家男孩,这不禁让人怀疑他的能力,这世道总有些偏见认为好看的人十有八九是花瓶,要这么算王源的锅得背很大很重,可人家单学历就是漂亮的回击,在工作上也是极尽完美的。

身为王...

+

白富美的脏脏包 O的K

+

脏脏包



王总对时下流行事物或多或少接触,但鲜少感冒,多亏身边的小邻居活跃,天天都有新花样玩。

下午4点半,秘书看了看表,把空调制热温度调高,王源进来后脱去白色的羽绒服,里面只穿了件短袖t恤,王俊凯看到后皱起眉头,准备教训他。

王源不给他机会,头枕在沙发上,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说:“哇,脏脏包好丑。”为了赢得同意,他发给了张照片王俊凯。他在等王俊凯发表意见,对方不太想理他,继续看文件,良久才说,看到都不想吃。

王源委屈,嘟嘟囔囔地说,不,你很想吃。扭了半天,王俊凯还是放了许可,王源朝秘书抬了抬眉毛,意思是,计划通。

王源在吃方面总是雷声大雨点小,胃容量比小鸟还精致,比如说他说好饿好饿,我要吃10个鸡翅!最后他吃...

+

2018 18

凌晨一点,王俊凯在旁边想睡,但又睡不着,唠唠叨叨叫王源去卸妆,王源瞧见他生病,不把他的警告当回事,一个劲的自拍,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装扮帅爆,源哥十八岁的第一次自拍肯定要完美,王俊凯无奈,虽然疲惫,但笑得投入,快有一种慈祥的感觉,很快他昏昏沉沉,听到一阵水声,没多久,他就感觉到嘴唇一凉,有人在吻他,吻的很细致,对方头发上的水滴有一滴落在他侧脸,他清醒了点,力气也恢复了很多,在他脸上作恶的人顿了顿想逃开,可是他的手已经箍住对方刀削的肩,热吻起来,许久,才放开喘息不止的人,坏笑着说,源哥哥十八岁的第一次感冒,是我。

祝大家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

勿忘草8

相较于刘志宏的满头大汗,宋祖儿可就整洁多了,他连拖带拽终于把宋小姐的行李给搬了过来,到了楼下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坐在草坪上大口喘气。


“大小姐!说好的不多呢!!”


宋祖儿清点完后说,“是不多啊。”


刘志宏撇撇嘴说,“也不少啊。”


“哎呀,都怪冬天衣服太占地啦,其实每个箱子都不重,你难道没有发现?嗯?”她无意识地放松面部表情,不似平时绷着脸,因为运动后脸泛起桃儿粉,眼睛亮亮的非常好看。


刘志宏被她这么一说,无法反驳,他有点不适应对方有求于人的态度,但是感觉还是,嗯……挺稀奇的,有点受用,果然好看的人卖起萌来真的让人无法拒绝。


“我记得你们住8楼。”宋...

+

勿忘草7

Alpha:力量感十足,对好感的表达,只有做。

都说大三的人是最好看的,这话本没错,只不过在王清身上失了效,因为她从小美到大,以后还可以美到老,她的美让她稳居校园论坛话题的榜首,前十名都是好看的Omega,王源一入学突出重围刷下原来的第一名成功登顶,这样的热度让学校的人都好奇,迫不及待地想见识一下这个男Omega的厉害,还有一些Alpha听到男Omega这种稀有物种双眼发光已经摩拳擦掌了,只是见到真人大家都大失所望,搞什么啊已经被标记了,几天内王源的热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第一跌至第十,那些污秽的谣言也悄悄四起,客气点的就说他在未成年就被标记是犯法的,不客气的就说他是出去卖的也许他第一次给了谁都不...

+

勿忘草6

Omega:负责生殖,体质最弱

王俊凯最近越来越觉得赵先生年纪大了有了老年痴呆加妄想症,整天妄想自己有曾孙,更匪夷所思的是,真的不知道她从哪里抱来了几个月大的孩子,整天抱着不撒手,疼爱得恨不得把星星摘给他。王俊凯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过来老宅看,这一看不得了,孩子见了他就哭闹异常,王俊凯又挨了一顿骂不止,还是无端端被冠以孩子他爸的罪名,真的冤枉。他看到小孩皱着脸哭得撕心裂肺,忍不住被触动多看两眼,赵先生就让管家把他轰出去了,下午他会议要开,就没有多想开车走了。

王源到碧海园时是下午三点半,阳光正好,不过暖意不达地面,风还是很冷,吹得走廊的蕾丝窗帘飘动不止,这栋老宅有点年月,要不是阳光照进来会很暗沉,深...

+

勿忘草5

ABO 勿上升
总裁&学生


赵先生过来了是住的校内ACC,概念上定位是五星级的酒店,但学校基金会拿钱快,办事却不太利索,校各大建筑设施挤到后期完成,酒店也是临时完工的,比预期的通风日子不够,只能用香水掩盖,赵先生身体不好鼻子却灵,面对镜头脸上还是华贵的笑容,回到套房就沉着色把主席叫过来准备开刷。

王俊凯插着裤兜走进来,一贯公子哥的痞气又有孩子一般的顽皮,“赵先生,您找我有何高见啊?”王清在一旁有些意外,原来王俊凯有这样的一面,她对于发掘王俊凯的不同像玩寻宝游戏一样乐此不疲,在通关的过程中只要和他的预想有一点点不同就足以在她心中觉得新奇,很明显她在这场游戏中存在着自信的优越感。赵先生看破不说破,他俩...

+

勿忘草4

ABO  勿上升  
痴汉总裁&高冷学生

*渣攻魂穿回本體變忠犬的故事*

大礼堂的排队等候区人满为患,海报上大大的字写着侃侃商业,来的人中Omega居多,信息素特意释放地比往日的浓,学校的Omega的保护政策很完善,他们不用压抑自己。原是商学院的讲座,倒是集齐来自不同学院的好看的Omega。王源知道他的Alpha要来,他没有什么在意,把风衣的链子拉高,继续去上他的课。

他所在的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国立大学,进得来的要有真本事,不排除少数用金钱买进的,校风校纪名明面上周正,但到周五各个方向的校门都停满豪车的现象屡见不鲜,校领导又是怕惹事的右派,对这些睁只眼闭只眼。

L是校学生会成员,要提前...

+

总裁很花心 下

年下 包养 真的ooc
邬童×班小松


5.
吕威就对胶片机有情怀,喜欢用胶片记录生活,有段时间他办过摄影展,业内评价不错,鲜少有人知道这些质量良好的照片背后,有多少数量的支撑。

照片里的班小松青涩又阳光,是世界上最好看的风景线,他如同不可拥有的天上明月,高中时期的吕威不愿靠近,并不是因为怕幻灭,而是因为班小松横着跟自己磁场相克的邬童。

班小松跟了邬童后,他和班小松说句话都难,听谭耀耀说他要来,很开心地接待他。这次的拍摄分三个阶段,因为是平行的两个故事,班小松是其中一个主角,顺序是一前一后,时间顺序应该要打乱,环状结构的叙事法应该不错,向他最爱的导演和最爱的人致敬,还是以...

+

总裁很花心 上

年下 包养 ooc
邬童×班小松
又名【娇妻难逃】


1.
果果摸过班小松的脸,在他耳朵边叫小松哥哥起床啦,邬童回来后把熊孩子抱下床说小松累坏了别打扰他,果果心向着班小松,就收了手,换做平日大小姐如果被叫别干什么,她只会唱反调。

邬童掀起被子坐回床上,把班小松往怀里搂,手停留在班小松脖子上最明显的淤青上滑动,班小松脖子敏感,很快就无意识地哼哼,软得不行,邬童忍不住又闹他,班小松皱着张脸睁不开眼还发脾气地打人,平时那是借他十个胆都不敢的事,被人捧惯了的邬童没跟班小松计较,反而觉得还不赖,抓住班小松送过来的拳头抠开,一根一根地吻过,被湿热的口腔包裹手指的班小松气息乱了,呻吟还有昨晚的调调...

+

发烧后

短 完
邬童×班小松


看着的路过的班小松,邬童想拉住他问个清楚,措辞了好几次,可是好时机就在人犹豫的几秒间就溜走,望着班小松如风的身影,邬童无奈的叹了口气。

在教室内观戏的尹柯走了出来,打趣说:“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关你屁事。”邬童甩开尹柯拍过来的手,想想平时班小松对自己的黏糊劲再想想现在,就一阵没辙的心烦。

陶西因为联赛的原因,给棒球队制定了假期野外集训,成员们哀嚎不止,尹柯凑了过来,用眼神提醒了邬童。

机会来了。

也不知陶西怎么找的这么一个清幽的地方,山好水好但网络不好,幸好听到小旅馆里有空调,被太阳烤得的快熟的众人内心才浮起一股清凉。

班小松对陶西的分房名单很不满意,张着口就要说,邬童...

+

勿忘草3

重发
之前的被屏蔽了
--!!

风依旧在刮,但他们没有下坠了,王俊凯正一手抱着他一手抓住峭壁上的歪脖子树,他不用看也知道,王俊凯很吃力,唇边都是大口呼吸的声音,此时的他就算腰被箍得生疼也不得不吱声了,“你放开我,这样好受些。”为了救人万一搭上了自己的命,那可太倒霉了。

王俊凯听了后立即咬牙切齿的骂,“闭嘴,笨蛋。”他不会蠢到说要死一起死这类废话,他要他们都平安。

王源想本来就是自己的错,摔下去也是活该,这要是连累人了他会过意不去,看着王俊凯用力过度的手在打颤,他怕到时候不是人撑不下去,而是树撑不下去,倒不如自己跳下去。他正要跳呢,王俊凯就先一步松手。

前一秒他还以为他的一生就要完蛋了,后一秒他就被抛在他...

+

我想我是你的

短 甜
邬童×班小松


要说邬童和班小松这两个性格爱好完全不一样的人怎么会混到一起,月亮岛中学的学生原本是抓破脑袋都想不透的,不过见证了他们俩从相识相知相ai的人也就说的清了,一开始是班小松死缠烂打,到后面是邬童反客为主了呗。

班小松死缠烂打完全是看中了邬童会打棒球,至于邬童的主动出击完全是他看中了班小松,是的,他喜欢班小松,这是月亮岛中学八卦届公开的秘密,全校估计只有班小松一个人不知道。

自从上次不明不白被邬童‘咬’,班小松忸怩了好几天,两人的相处方式也尴尬到极点,邬童到后面后悔得想直接跟他道歉,多亏一旁的栗子点醒了他,这班小松哪里是尴尬,这明明就是害羞了。

自习课上的班小松看到自己的抽屉里...

+

你是我的

短 甜
邬童×班小松


邬童单手插着口袋跟在班小松后面走,偶尔也和他搭下话,走到校园的广场看到一群人排长龙,就停下了脚步。

班小松喜欢凑热闹,嗅到前方有好玩的东西后眉毛一扬,说:“哇,前面那么多人啊。”

邬童还不了解他么,他话里的意思是快收起那些奇奇怪怪的人群恐惧症,陪你松哥过去看看。

yf请你喝奶茶?!看到到处都是某明星齐人高的照片,原来那些可爱的小姐姐是yf的粉丝,这会正在派免费奶茶应援。免费啊,真的太良心了。班小松笑着说:“诶~邬童,其实有个明星同学,也~挺好!”说完后脚抹了油似的要去排队,生怕邬童拦着他。

眼疾手快的邬童当然拉住了他,对他的没立场表示很不开心,脸沉了下来,“一杯奶茶就把你...

+

别打小松哥哥了

邬童×班小松
听到松宝的一句干嘛后脑补的。。


邬童拍一下桌子,忍了好一会才把火给缩了回去,用埋怨的话来泄心头的那股邪气,“班小松,你又欠我一个人情!!”他会过来帮忙单纯是因为这个二愣子隔着电话都能把他电得七荤八素,一声邬童,愣是被他叫的九曲十八弯,那种被撒娇的自喜的感觉独一无二,对他十分的受用,还有什么比喜欢的人需要自己有干劲,于是他义无反顾得跑了过来,,,收拾烂摊子。

邬童这一拍传来的震动震得班小松敏感地把原本放在餐桌上的手放了下来,头跟着也耷拉下去,瞪着大眼睛偷偷勘察情况,是知错不改的小模样,眼神巴巴地看着坐在他对面的邬童,用他专门对付邬童的又嗲又挠人的调调问:“干嘛?”

干嘛?他居然...

+

虎牙靠近兔耳朵

短 甜 

邬童×班小松 



班小松一蹦一跳,想看清被群众围得水泄不通的明星,跳累了就杏眼一弯,胆大地调戏邬童:“这郁风一来,邬童就要失宠了,哈哈哈哈。”

邬童喝了口芬达,薄唇被滋润得更加夺目,阳光有点耀眼,他眯了眯后擦掉唇边多余的水渍,不屑地说:“我根本就不在乎好么!”失宠就失宠,省得那些人没完没了地烦他。

班小松本来还兴致勃勃呢,现在被邬童凶凶的反击,搞得他面子挂不住,很困扰的问他:“那你在乎什么嘛。”

邬童一个坏笑,露出鲜少有人看到的虎牙,即危险又吸引人,眼神定定地看着矮他半个头的班小松,说:“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班小松被他蛊惑得心砰砰的跳,僵硬地靠了过去。

身旁...

+

715快乐

+

都是毕设的错

甜品。

王源就快毕业,但是毕设碰都没有碰过,答辩前一周,他四处托关系找人帮他做,表示想法他已经有了,就差技术支持,反正他不差钱。

王俊凯是比他小一届的师弟,精通各种软件,是他们专业大神,按理说像他这种大神级别的到了大三都已经在忙活项目了,不说大神就是大神,做事情总是让人意想不到,他居然逛了学校的BBS,还接下了王源的单子。

他们约在王源外面租的小公寓做毕设,王俊凯看到王源的顶配版Pro,又是惋惜又是嫌弃,这么好的机子真的给浪费了,而且还积了灰,这让有洁癖他简直要炸,看着旁边爆米花和可乐都准备好的王源,特别想骂他,尼玛是做毕设还是看电影?

王俊凯还是说了,不过是以委婉的态度说的,毕竟王源好歹是他师兄。

王...

+

勿忘草2

ABO  勿上升  HE  

总裁凯&学生源

秋风扫落叶,稍有松懈就会被凉出鼻涕,老城区有了岁月的痕迹,扎根已久的植物引来好多不知名的鸟,成群地啼叫,释放了耳朵的无聊。

王源把钥匙插进有点生锈的钥匙孔中,转左又转右,有技巧地开了门,推开时,门划过地面沉闷地发出声响,屋里洗衣机小幅度地摇晃,轰隆隆地响,摇扇转头因为缺机油的原因转得不太灵活,看见房里似乎没人,小小地嘀咕了声,然后转身用脚一踹,毫不忌讳那种直击内心的关门声。

一道黑影扑了过来,触不及防地把王源撞歪,钥匙还没来得及扔到桌子上,就听到沙沙的声音全都是怒气:“王,源,你还有脸回来。”

“咋,咋回事?吃炸药了?”王源...

+

小皮

甜品。

王源穿了件Q版小鲨鱼的灰色卫衣,被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只留了双眼睛,滴溜溜地接受外界的一切,动作得体,偶尔礼貌地看了下镜头,笑出点卧蚕,乖巧极了。

王俊凯趁喝水之际,快速地刷了下微博,今天份的水族源源,粉丝们口中的小仙子,马上就要到他家了吧。

点开大图,呦呵,小模样也太乖了吧,这可不是完全的他,在王俊凯看来,乖巧的百分比真的只是占他的百分之一,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全都是用来折腾自己的,皮。

人还没进来门呢,手表和口罩就已经到了王俊凯手上,也许是习惯了,王俊凯笑嘻嘻地替他兜着他递过来的任何东西,在把门带上的同时,看到王源的鞋子一前一后被踢得腾空而起,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可观的弧度才落下,薄荷音随后响起...

+

© 空蓝性忘 | Powered by LOFTER